王斯珍:三十年坚守如一日

编辑:真人百家乐编辑 来源:原创 发布日期:2015-05-19 浏览次数:

王斯珍,中牧股份江西厂三车间抗原班班长。她从1987年参加工作到现在,一晃已有三十年,一直坚守在一线 的生产岗位上。工作中,王斯珍兢兢业业,做事干净利落,仔细负责,不照搬照抄,也不盲目蛮干;每一套生产工艺,她都有适合自己生产 的一个思路,然后把自己多年来积攒摸索 的已经成熟 的工艺一直传承下去。她是一名有着丰富经验 的老师傅、老班长,王斯珍所带 的班集体———三车间抗原班,是中牧股份江西厂唯一一个连续四年获得“优秀班组”称号 的班组。2014年,三车间抗原班获得股份企业“优秀班集体” 的荣誉,而她凭借自己过硬 的专业技术和辛勤 的付出,也获得了2014年度中牧股份“生产贡献标兵” 的光荣称号,是江西厂首位“月度之星”获得者(江西厂2014年首次开展评选“月度之星”活动),曾多次被江西厂授予“优秀班长”称号。

胆大心细严谨创新

王斯珍凭借自己多年 的工作经验,勤奋好学、善于总结 的工作态度,练就了一双犀利 的双眼,她接触过很多细胞,江西厂 的病毒产品生产,她基本都参与且研究过,每种细胞都有它 的本身该有 的形态和状态,就像人一样,每个人都有自己 的样子和状态,不管是ST细胞、牛睾丸细胞、VERO细胞还是BHK-21细胞等,所有细胞 的形态和变化,都逃不过她 的法眼。她只要从瓶壁上看一眼,就对细胞 的状态有一个初步 的了解。有一次,生产副厂长下到三车间例行检查,随手拿起一瓶ST细胞,她一边把细胞瓶举起来在灯光下查看是否污染,一边在听取王斯珍汇报车间最近 的生产状况。王斯珍从瓶壁上掠眼看了一下细胞 的液体和扒拉在瓶壁上细胞 的状态,就说了一句:这细胞形态不正常,有点发黑,活力不强。而这之前,王斯珍还没来得及看细胞,只是凭她 的经验在阐述一个存在 的问题。将细胞放至显微镜下一观察,细胞果然如王斯珍所说,细胞发黑,形态圆缩,没有什么活力了。做为一位从车间走出来 的管理者,对王斯珍这样 的眼力,也着实佩服地说:“王师傅真是利害,一眼识破天机呀!并叮嘱身边 的大学生,好好跟师傅学,你们师傅了不起!”

跟细胞打交道 的时间长了,她养细胞有自己 的一套。别人养细胞,都是按操作规程里来做,不敢有太大 的改进。她养细胞,就像养小孩,有自己 的手感和方法,除实行SOP操作规程外,也时刻关注工艺创新。她经常说:SOP操作规程也是一些老师傅用经验总结出来 的,但各种生产设备以及条件都在不断 的改进,所以大家不能一味 的用老方法来做事,要在新 的环境和条件中,摸索出更适合生产 的工艺来。灌毒工艺就是她带领车间 的员工们经过一年时间更进一步 的摸索和验证而在生产过程中稳定下来 的一种工艺,这种工艺在节能减排和降本增效方面取得了很好 的效果。其实灌毒工艺在生产当中一直在试用,但因未在生产上大幅度 的应用,得不到准确 的数据来验证它对生产 的稳定性,不能在生产中广泛应用。有时候生产中出现了波动,她也从不慌张,而是沉着沉着 的从各方面寻找问题 的根源,翻记录,找细节,从源头、中间过程、原辅材料、相关器具 的处理方法和配制方法、操作方法等方面找原因,不放过任何一个可疑之处,问题也经常能够很快 的得到解决。

言传身教以身作则

王斯珍是一位老师傅,在多年 的工作生涯中,带过无数个徒弟,悉心培养了很多德才兼备 的技术人才,为工厂“传、帮、带”活动 的技艺传承树起了一面鲜亮 的旗帜。

在工作中,王斯珍是一位严师,对工作要求很精准,容不得半点马虎。她常说:“在刚开始学新东西时,就应该严格要求,养成良好 的习惯,以后做起事来才不会毛手毛脚,做事情有了条理,才不会乱套。”她会严格要求新员工实行SOP。如:取样时要怎么拿培养基;进无菌室先洗手,晾干喷酒精后才能做事;冰箱 的原辅材料要怎么摆放……这就是她所谓 的“严师出高徒” 的教学模式,生物制品本身就是一个要求很严格 的行业,她这样做是为工厂负责,更是为新员工负责。跟着王斯珍学技术,她会毫无保留 的将自己毕生精华全部传授给新员工,没有一点“教会徒弟饿死师傅” 的私心,她希翼新员工们能早点熟悉操作技能,把更多更好 的技术能够传承下去。新员工有吃不透 的地方,她也会很耐心 的讲解、教导,甚至手把手亲自示范,这样新员工接受起来就轻松多了。

去年车间转产做狂犬活疫苗,车间上下心情都有点忐忑,大部分员工都是第一次接触,第一手 的资料都是从岗前培训和SOP操作规程里得来 的。王斯珍却很淡定,她翻出2009年生产狂犬活疫苗时 的生产记录,自己在本子上边回忆边记录一些要点,她有随时做笔记 的习惯。她说:好记性不如烂笔头,很多东西,现在记得了,过段时间就忘了,做笔记,以便需要 的时候查阅。这个好方法,她一直保留着,我也把这个方法用到工作中来了,简单,方便却很实用。

温暖人心感动常在

王斯珍很体谅自己 的员工,她希翼同事们都能开开心心 的来上班,大家都开心了,工作做起来就好做了,氛围也能轻松许多。她会根据员工 的年龄性别以及身体状况来安排工作,安排调休时,她总是先安排年纪大点或者家里小孩照看不过来 的师傅们休息,让那些谈恋爱 的小姑娘小伙休息,把自己排到最后。

三车间 的女同事,身材都比较瘦小,在细胞传代分装 的时候,王斯珍每次都是自己扛起装有7500ml营养液 的转瓶,让她们来分装,分装相比扛液,要轻松 的多。细胞上架 的时候,王斯珍经常自己上架,因为细胞旋转机比较高,身材瘦小 的同事上架有点够不着,而且上架也是个体力活,她总是把力气活揽在自己身上,不让别人插手。她关心自己 的员工,不是用说,而是身体力行去实践,用更多 的行动来感动身边 的每一位员工,她希翼更多 的员工能够稳定下来,沉下心来好好 的继承这一门技术,安安心心 的做好这份工作。

这些年难免有人员 的变动,对生产 的稳定会造成一定 的影响。记得厂里二车间 的俞蓉师傅对新来 的员工说过一句发自肺腑 的话,她说,我只希翼你们能够留下来!留住员工,是每一位老班长深切 的希望,他们甚至不奢望新员工们短时间内学到多少东西,只希翼他们能够好好地呆下去,有一天,爱上这里,爱上这份工作,踏踏实实 的把技艺传承下去。王斯珍一直把新员工当成自己 的小孩,用心和爱,在呵护,在培育,希翼用自己 的行动给他们温暖,也用自己 的行动给他们做好榜样。
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