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盗矿”经理 的黄粱梦——福建省南平市矿业开发总企业原总经理张德顺违纪违法案件剖析

编辑:真人百家乐编辑 来源:原创 发布日期:2017-01-05 浏览次数:

2013年4月,福建省南平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二审判决:被告人南平市矿业开发总企业原总经理张德顺犯私分国有资产罪、职务侵占罪、挪用公款罪、受贿罪,数罪并罚,判处有期徒刑9年,并处罚金人民币3万元。

面对审判结果,张德顺低下了头,追悔自己所犯下 的弥天大错。然而,一切懊悔都来得太晚了。

心理失衡,贪欲之门逐渐打开

1984年,张德顺从福州大学矿产系毕业后,被分配到顺昌县水泥厂工作。由于是科班出身,在工作中肯吃苦钻研,张德顺深得领导和同事们 的认可,从水泥厂 的普通技术员做起,一步步走上领导岗位。

1994年,年仅30岁 的张德顺便被任命为顺昌县水泥厂矿山分厂总经理,三年后又被提拔到南平市矿业开发总企业任副总经理。2001年,张德顺被任命为南平市矿业开发总企业总经理。

初到矿业企业 的张德顺踌躇满志,积极为企业寻找矿产项目,企业业绩逐年提高。然而,在与私营矿产老板 的接触中,张德顺 的心理逐渐产生了变化。他认为,这些私营矿产主没有专业常识,也没有什么学问,都能赚那么多钱,而自己为矿业企业谈下许多项目,矿业企业 的经营收入显著提高,其个人收入却没有多少变化。

在这种失衡心态 的影响下,张德顺开始觊觎矿业企业 的投资收益,认为自己应该从中“分一杯羹”。

2004年,张德顺决定以发放奖金 的形式私分矿业企业下属山海企业投资硫酸渣厂项目收益19万元,其个人分得5万元。一年后,张德顺等人又以同样 的方式私分山海企业投资收益20万元,张德顺个人分得5万元。

就这样,从私分下属企业投资收益开始,张德顺 的贪欲之门被“奖金”洞开,一发而不可收拾。

上下串通,暗箱操作化公为私

南平市国投企业是该市矿业企业 的上级主管部门,但由于矿业企业对外投资都是以下属山海企业 的名义进行,投资项目往往是与私营业主合作,且大部分项目不在当地,其投资项目都设立账外账,国投企业对矿业企业投资项目 的盈利情况并不能实时掌握,仅凭张德顺个人 的汇报。

2004年至2005年,张德顺向国投企业汇报矿业企业投资硫酸渣厂项目收益时,将实际盈利 的投资项目汇报为亏损,大肆侵吞投资收益。

时间一长,张德顺也担心如果一直简单地将投资硫酸渣厂项目汇报为亏损,肯定会引起国投企业 的怀疑。为了能够继续侵吞矿业企业 的投资收益而不被发现,张德顺可谓费尽心机。

他找来矿业企业员工何光圣,让何光圣以个人名义“购买”山海企业持有 的硫酸渣厂40% 的股份,这笔款项却是从山海企业投资硫酸渣厂 的收益中支取 的——2005年12月,张德顺指使矿业企业财务人员将30万元山海企业投资收益用于支付何光圣购买股份 的费用。

为了防止东窗事发,张德顺还找来矿业企业其他员工,告诉员工“硫酸渣厂这个项目由何光圣出资购买,大家都有股份,都可以分到钱”。矿业企业其他员工在张德顺许下 的“股份”收益面前,纷纷表示同意。

2006年,张德顺从硫酸渣厂项目分得58万元,何光圣分得25.48万元。一年后,张德顺再次分得12万元,何光圣分得17.7万元。矿业企业 的其余几名员工每人也分到数万元不等 的公款。

财务混乱,支配公款随心所欲

对矿业企业 的对外投资项目,张德顺要求财务人员设立两套账目。一方面,在正账上将项目收益列为亏损或者微利,应付上级部门审查;另一方面,将大部分收入隐瞒不入账,设立账外资金,以便能够随意支配项目收益。

2002年,张德顺委派企业员工刘丽娟到矿业企业参股 的津明企业,负责财务管理。2007年,张德顺指使刘丽娟将津明企业账外资金68万元转出,挪用到其个人投资 的漳平市山海工贸有限企业。2010年,津明企业另一名股东魏春明得知张德顺侵占企业账外资金68万元后追查该款。张德顺知道此事后,主动找到魏春明,提出向其他津明企业股东隐瞒此事,由二人共同私分该款。魏春明表示同意。张德顺分得26.5万元,魏春明分得41.5万元。

张德顺不放过任何机会,将贪婪 的触角伸向企业 的每个投资项目,疯狂敛财。

矿业企业资金管理混乱,监管制度形同虚设,重大资金使用均由张德顺一个人说了算。张德顺把矿业企业当做自己 的企业,私设小金库,挪用公款如同支配自家钱袋。张德顺认为,矿业企业 的资金都是自己赚来 的,自己拿出来投资经营理所应当。甚至在挪用公款被上级部门发现后,张德顺还满不在乎,继续挪用公款牟利。

2007年12月和2008年1月,张德顺分两次将矿业企业40万元资金挪用到其个人投资入股 的大田县宝山铁矿有限企业。2008年4月,张德顺挪用这笔公款被市国投企业审计发现,国投企业要求矿业企业收回钱款,并进行整改。张德顺便将40万元公款返还。然而,仅仅3个月后,他又将矿业企业100万元资金挪用到宝山铁矿用以经营。

2009年5月,张德顺再次将矿业企业70万元资金出借给某水电企业用于个人放贷,获得孳息3.6万元。

张德顺不仅挪用矿业企业 的公款进行经营获利,就连朋友向其借钱,张德顺也满口答应,随意处置公款。2007年11月,在没有签订借款协议 的情况下,张德顺便私自将矿业企业20万元公款借给他人用于建房。

假公济私,顶风违规投资矿山

办案人员还发现,自2004年起,张德顺利用担任矿业企业总经理所掌握 的矿山资源,以矿业企业 的名义,个人投资入股多个非煤矿山项目。

2005年,福建省下发了《关于严禁党和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参与小煤矿、非煤矿山生产经营活动 的通知》,各地也开展了清理投资入股小煤矿、非煤矿山 的自查自纠活动。然而,张德顺对上级精神置若罔闻,仍然顶风违规投资入股。

为了应付上级检查,掩人耳目,张德顺将已停产亏损 的闽莲矿业企业项目作为清退项目,办理了清退手续。与此同时,他将个人投资闽莲矿业企业 的股份转让给矿业企业下属 的山海企业,通过将亏损 的投资项目转嫁给山海企业,收回个人投资成本。甚至连退出个人前期投资闽莲矿业企业 的分红,张德顺也不愿意“自掏腰包”——他指使矿业企业财务人员从企业 的投资收益中替其缴交分红款。

2008年,当有投资人提出要收购矿业企业持有 的津明企业股份时,张德顺首先想到 的不是维护矿业企业 的利益,而是要保住其个人投资 的津明企业铅锌矿尾矿项目。在得到投资人承诺允许其继续投资该铅锌矿尾矿项目后,张德顺才同意将矿业企业持有津明企业 的股份转让出去。

2004年至2011年,张德顺个人投资入股多个非煤矿山项目,非法收益近600万元。其中,张德顺投资铅锌矿尾矿项目资金获取收益238万元,个人投资仅为10万元。

当办案人员问张德顺为什么要用矿业企业、山海企业 的名义个人对外投资时,张德顺回答说,投资矿产项目有一定 的风险,以矿业企业、山海企业 的名义个人对外投资,可以方便取得矿产项目。

“如果项目亏损了,可以以书面协议向上级部门报告,由矿业企业替自己承担投资风险。”张德顺说,“如果项目盈利了,虽然是以矿业企业 的名义对外签订投资协议,但是协议是由自己保管 的,只要不向上级部门报告,项目就可以作为自己 的个人投资。”

就这样,张德顺将能够赚钱 的矿产项目揽入怀中,把亏损 的不良投资交给矿业企业,由企业替其买单,一切均以“私”字当头,慷国家之慨,私一己之利。

【张德顺忏悔录节选】

狂傲贪婪终自毁

我曾经也是一名立志干一番事业报效国家与人民 的年轻干部,在党和人民 的培养与关怀下走上企业领导岗位,是什么导致我成为一名违纪违法 的不法分子 的呢?总结起来有以下几个原因。

一是放松学习害自己。随着企业业绩 的上升,我慢慢地淡化了政治学习,在担任企业总经理十年期间,没有一次认真学习政治理论,既没有认真学习党中央关于党风廉政建设 的一系列文件精神,也没有认真学习党 的各项法律法规与政策,根本没有把政治学习与改造世界观联系起来,有时候参加政治理论学习和党员活动也只是做做样子。

二是居功自傲害自己。多年来我带领矿业企业员工,在上级组织 的关心与大力支撑下,积极寻找项目,使矿业企业不断发展,成为有稳定投资收益 的企业,受到上级组织与领导 的肯定与赞誉。我在成绩面前飘飘然,以为矿业企业 的一切都是我争取来 的,不像以前那样谦虚谨慎,以至于在利益面前迷失方向,忘记了党与人民 的培养、组织 的信任。

三是私欲膨胀害自己。矿业企业 的职能是参与矿业开发与经营活动,组织协调全市矿产资源开发利用。作为企业总经理,我没有把心思用在把企业搞好上,反而利欲熏心、贪得无厌,在项目开发中一心想为自己谋利益,处心积虑地计划如何可以得到好处,想方设法把国家利益分到自己口袋,并以奖金名义私分国有财产,把国有企业当做自己家 的赚钱平台。放弃党性原则,利用职位给他人以无原则 的帮助,获取利益,还将他们当做自己 的好兄弟、好朋友,结果也是他们让我公私不分、更加贪婪,一发不可收拾地将自己推向深渊。

四是目无法纪害自己。不学法、不懂法,目无法纪是我走上违纪违法道路 的重要原因。两个多月来,在办案人员 的教育和帮助下,在自己回顾所犯 的违纪违法事件中,我深刻认识到了自己所犯错误 的严重性,我痛心疾首,悔不当初。我辜负了党和人民对我 的重托与希望,辜负了领导对我 的培养与信任,对不起大家对我 的关心与爱护,对不起自己 的家人。我一定痛改前非,今后加强学习,好好改过,遵纪守法,服务社会,以弥补自己所犯 的错误。

【办案者说】

用好权力这把双刃剑

贪婪宛如一味毒药,人一经吸食后便会失去理智,不择手段,最终走向自我毁灭。张德顺正是为了满足自己 的贪婪,将良知放在一边,从一位有技术有能力有抱负 的领导干部成为一名“盗矿”经理,最终沦为阶下囚。

张德顺担任矿业企业总经理后,工作独断专行,“家长”作风严重,将权力牢牢地握在自己手中,矿业企业 的大小事项都是由他说了算。他对上谎报虚报企业收益,对下许以蝇头小利,形成贪腐 的“利益共同体”;对内设立账外账,将企业 的投资收益变为自家 的银行,随意支取,对外则打着企业 的名号个人投资收益,由企业为其承担投资风险……纵观此案,张德顺之所以走上如此疯狂 的贪腐之路,重要原因便是权力过于集中,失去了监督和制约,没有被关进制度 的笼子里。

权力是一把双刃剑,为民则利,为己则害。当它用来为人民服务 的时候,就能造福于社会、造福于人民;而一旦被用来为个人牟取私利,它便危害国家、祸害百姓。权力可以使人书写出光辉 的篇章,也可以把人钉在历史 的耻辱柱上。心正则剑无邪;心术不正,利欲熏心,恣意弄权,则剑走偏锋,最后难免饮剑自戕,身败名裂,人毁财空。

因此,党员领导干部都必须正确行使手中 的权力,不让这把双刃剑伤了百姓、害了自己。而要用好权力这把双刃剑,有效防治腐败,最根本 的还是要靠制度,用制度规范权力运行,从根本上铲除权力寻租 的空间。

在进一步建立健全各项法律法规、完善各项监督制度 的同时,更为重要 的是,要使各项监督制度切实落实到位,并以此来确保权力 的规范运行,保证制度 的笼子能用、好用、管用。(陈建元 高文俊)

(来源: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)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